柳阳

/盛夏

  • 都在说过去的2016年是资本寒冬。寒冬,死去了许多的O2O企业,但并未让黑科技的初创企业估值下行。

  • 黑科技,这是鼎聚投资创始人柳阳最近在钻研的领域。而且作为一枚地道的天使投资人,他正将目光聚焦到美国硅谷。

  • “武汉好项目依然不少,但估值确实都不低啊!”柳阳笑笑说,资本寒冬,是针对某些特定的项目,不是针对好项目的。

1、创并投着,痛并快乐着

作为创业者,柳阳最成功的参与作品是:恒生电子;作为天使投资人,柳阳迄今为基金出资人带来的最动人的回报是:时空电动。

黑科技是大势所趋、再加上技术门槛,确实是众多天使投资人的心头爱。只不过,难题是:一旦“黑”了,就意味着“贵”。

1995年,当柳阳拿着简历机缘巧合地走进了当时还在初创期的恒生电子,故事就这样开始,他的人生轨迹也从此逆转。当时还没有阿里,恒生电子作为金融软件业的“供水人”,正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对柳阳来说,这意味着一个非同常人的开始:刚出道就选对了行业、踩对了节奏。

此后的十多年来,柳阳非常勤恳地从工程、做到技术到负责软件开发,再到后来负责投资,包括战略投资和财务投资等,一步步走向了创业者兼天使投资人的路。

恒生电子一待就是十多年,虽然已经离开,但柳阳和老东家恒生电子关系依然密切。如此后又一个新的创业项目:米牛网,也就曾依托于恒生电子的技术发展起来。

米牛网的设立也恰好迎上了互联网金融的一波发展高峰期和十年一遇的大牛市。但此后却又经历了“过山车”:先是股市暴跌,此后又是史上最严监管政策的出台。尽管从至喜到至悲,也不过短短两年间,但柳阳还是第一时间响应政策,宣布停止米牛网的股票质押借款中介服务业务。

米牛的这一次创业,好事多磨,并不算顺利,但做久了天使投资,柳阳早就看惯了潮涨潮落,觉得也不过如此。更何况除了坏消息,还有那么多好消息:比如说时空电动。

这家2013年投资的公司,目前估值已经逾60亿元,为柳阳的基金带来了惊人的回报,同样参股其中的武汉市蒲公英天使引导基金也是受益匪浅。

“天使投资也好、创业也好,本来就是九死一生的事。所以,投资人也好、出资人也好,从一开始就应该摆正心态。”柳阳说。

“事情往往是这样:当你看好了趋势,觉得这是一件颇有意义的事,然后去做了,然后就剩下静静的等待这颗种子开花结果。”

当然,往往等待的过程最是煎熬。不是一周两周,也不是一年两年,而是漫长的三年、四年甚至是五年、十年之久……

2、 正在布局:消费升级+黑科技

“最近都在新关注哪些领域的项目?2017年你最看好哪个行业?”我问。

柳阳:消费升级,里面细化的话包含很多:个性化的消费品、黑科技和内容创业等。

黑科技是大势所趋、再加上技术门槛,确实是众多天使投资人的心头爱。只不过,难题是:一旦“黑”了,就意味着“贵”。

“武汉不是说没有好项目,就是好项目估值都太高。”柳阳说,最近他在关注一家内容创业类公司,估值1亿多,“如果这样一个项目估值5000万,就会是比较完美的投资。”他甚是遗憾地感叹,当然,可能性几乎没有,所以如果他还是看好,就必须按照1亿多的估值来。

“你说这也叫资本寒冬吗?”他笑笑说。

所以,最近他开始将目光聚焦到美国去了,“整体还是海外的项目要便宜些。”最近柳阳在关注一个来自美国的图像领域的技术公司,“会考虑投一点试试,团队不错、产品也相对成熟了!”

消费升级方面,个性化的消费品柳阳似乎特别钟爱。早在2013年首次投资的耕香生物科技,他至今还是钟爱。不过在之后的2年时间里,似乎并未见到明显的起色,直到直播的崛起、网红的盛行,成就了耕香和他的创始人方俊平。

这个曾是码农出身的IT男,顺应着最好的形势顺势而上,每天苦练直播表达,终于在2016年下半年迎来了其产品销售的爆发性增长。

“消费升级下,未来必定是个小众、个性化的消费时代,你无法去创造一个大而同的产品。”柳阳说,其实,按照正常的逻辑去推测,像耕香科技生产的小众护肤产品一定是小众化的,如果按照此前的投资逻辑,认为他成长的想象空间有限,有可能会被否,但是遵照未来全新的消费逻辑,她的小而美是极具生命力的。

同样是小而美的个性化需求,柳阳最近还在张罗着开出一家个性化的茶室。其实就是一个他自己的需求:朋友聊项目,需要一个舒适的空间。看上去创想来得随意,其实却正是基于个性化的刚需。

“投资做得久了,我不再喜欢那些虚无缥缈的空谈和没有预期的烧钱,更喜欢从一开始就想明白了生存问题。”他说,有刚需的市场一定是能够首先解决生存问题。

同样的刚需还有医疗健康。所以,柳阳透露,最近他也在着手布局一个医疗领域的项目,“医疗消费也同样需要升级,一些更个性、更人性化的医疗服务机构也一定会有市场空间。” 

3、天使投资回归“常态化

因为一开始愉快的文山基础,柳阳在近期发起的第二只基金鼎聚茂华,也是一样选择了与政府引导基金文山。柳阳说,他喜欢和政府引导基金文山,一方面是考虑到政府基金有利益让渡,另一方面相对的周期比较长。

由于他与武汉市蒲公英天使引导基金文山的项目鼎聚茂华,短短三年时间里回报率近10倍,也成为了市引导基金里的明星基金。

从他过往的投资业绩来看,累计投资超过30个项目,基金的平均收益率也是超过100%。

这让柳阳成为圈内颇有名气的天使投资人。但柳阳并不以此为乐,而是忙于思考如何顺应形势、做一个更符合这个时代大势的天使投资人,并且一直习惯于“创”并“投”着,而不是简单为了投而投。

“心态是时候要摆正了,再也不能期待着天使投资能够带来多大的暴利。暴利时代已经过去。”柳阳说。

他的预测也并非空穴来风。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张俊芳针对美国天使投资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2000年,美国经济出现泡沫时,美国天使投资的收益率曾达到23.3%的峰值,随后几年保持在10%左右;2013年,美国天使投资市场再次实现了21.6%的高收益率;2014年,投资收益下滑到19.2%。

天使投资市场的高回报率更有利于企业寻求到天使资本,但维持持续的高回报率却是个难题,历史上的平均收益率在15%左右。

中国过去天使投资的高回报率并非常态,所以,柳阳觉得,天使投资其实并不适合走上“众募”这条路,尽管他自己也曾投资了众筹类的公司,他对自己的天使基金LP人数却也是严格控制的。

“投资有风险,天使投资只适合少数人。”柳阳说。

失去了暴利诱惑的天使投资,再也不会像“看上去那么美了”!

投资周期长、竞争激烈、死亡率高……未来的天使投资该怎么解?

“实际上投资之初,无论创业者和投资人,都要经受一个漫长的煎熬过程。”柳阳说,所以作为一枚合格的天使投资人,投情怀,远比期待暴利更科学、更合乎常理。

有时候,为了感受内心深处的那一声召唤,为了那一点点若有若无的小情怀,可以痛并快乐地坚持了,回报或许会是顺其自然的事。如果功利心太强,等待就会变得漫长而痛苦。


投资人问答123

1、问:您觉得自身与武汉其它本土天使机构相比,明显的差异性在哪里?

答:整体来看,我觉得自己的投资更依赖于“二度人脉”,就是说更喜欢投资熟人推荐介绍的项目,因为天使阶段更关键还是团队和创始人。选择这种方式,同时也是为了成本和减少精力消耗。

2、问:可否大概仔细讲讲其中您最满意的1-2个武汉本土企业投资案例?为何看好?现在发展近况?融资情况?创始人的状况?

答:兑吧,我比较看好兑吧,现在这公司的爆发力非常地好;耕香生物也非常不错,一开始很难,但去年刚好碰上了直播的红利期,突然就爆发了,增速惊人。

3、问:您对2017年的整体武汉投资环境和创业环境如何看待?具体分解为:会重点投资哪些领域?放弃哪些领域?

答:我个人也比较崇尚一个观点:当一种商业模式,大家都能看得清看得明白时,便不具有太大的投资价值。武汉确实有不少好的互联网项目,但估值整体也较高。所以,2017年,我更愿意放低预期、控制成本,同时控制好基金体量。

具体的领域,基本上O2O已死,肯定不会去投。智能硬件趋势已在,个性化、小众化的消费趋势已在,都会去重点关注。

另外,我自己也不会为了投而投,特别看好的领域,也会考虑继续创。比如我自己最近在做的茶馆项目,还有正在让团队在做的财经微信号等等。



Baidu
sogou